牧者慰勉

站在受苦者身旁的你: 如何尋找鼓勵和安慰的說話? (伯2:1-10)

眼見自己所愛的人受苦,確實是令人難受的事。當你我庝愛、關心的人受到傷害,或者對方正處於令人失望、沮喪和無助的困境時,我們不期然希望成為他的鼓勵和幫助。不過許多時候,我們不單發覺自己很難找到合適的言語,甚至還會說出不合宜的說話,作出錯誤、令人氣餒或灰心喪志的言辭與行動。

約伯在痛苦難耐時,妻子竟貿貿然闖進他苦痛的生命中,並無禮地說出固執的話:「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?你棄掉神,死了吧!」(伯2:9)她彷彿手中拿著一袋濃烈惡臭的垃圾,薰蓋過整個房間,奪走人心裏一切的希望。對於自己手中拿著的厭惡物,她有否感到尷尬難堪?有否感到憎惡討厭?那種惡臭味因著她的走近而變得更加強烈,那些令人絕望的言詞,似乎放置在一個與現實格格不入的地方。

約伯的妻子更好像輕蔑地在說:「我不相信這就是我的丈夫!」無疑地,她與約伯一樣失去了一切,但是當約伯身上長滿毒瘡之際(伯2:7),她似乎已定斷約伯並不能支持或幫助自己。痛苦帶來的傷痛和苦澀,使她對丈夫完全失望和不滿。她不單沒有在風浪中把舵,扭轉逆勢,反而令這首破船更加搖晃不定。她沒有耐性辨認約伯發出低沉的禱告聲(伯1:21),更好像看不見自己的丈夫正蜷縮在地,試圖用瓦片刮身體,以減輕毒瘡瘙癢的痛苦(伯2:8)。她似乎在大聲疾呼:「你病了。上帝離棄你了,不要浪費時間去尋求神。」約伯的妻子就好像把手上的垃圾丟在約伯面前,就走了。

「詛咒上帝,死了吧。」她對丈夫在身體、心靈和情感痛苦最低點所發出的呼叫,是一件比嘮叨更糟的事。她的說話不但沒有減輕約伯心靈上的痛楚,反而是踩一腳。諷刺的是,她鼓勵約伯離棄神,這豈不正中了撒旦希望信徒離開神的詭計?幸好的是,約伯並沒有被絕望的妻子說服而離開神;相反地,他斥責妻子的愚蠢,因為他早已立定心意,接受生命無論是美好還是逆境,都有神帶來的祝福(伯2:10)。

反思:當家人在生命中面臨身體、心靈、經濟或靈性上的挑戰時,我們時常見到親人會向對方表現憤怒或埋怨的情緒,而不是安慰對方或表達關切之情。當你我面對所愛的人受苦,如果找不到合宜的言語,讓我們轉向尋求那永恆不變的真理—聖經—神的話;因為在那裏充滿神的憐憫、恩慈、信實等屬性,並有祂信實的應許。倘若家人或朋友正處於逆境,我們應該先求神以祂的能力和安慰先充滿自己,從而我們能以神的安慰和能力去安慰別人。

回應:當家人或朋友落在困難中,我們曾否努力尋找鼓勵和安慰的話?過去神曾用哪些話親自安慰你?我們有否寫下來或存記心中?當朋友或家人在傷痛中,我們通常會怎樣回應?當我們不知道該說甚麼時,讓我們先打開神的話,尋找神不變的屬性和應許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