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者慰勉

不要向自憐低頭(伯9-10章)

當苦難的日子繼續在你我身邊徘徊,我們吶喊的質問一直無法得到回應時,人慣常會有何反應?從約伯身上,我們看見他向自憐屈服。他不斷發出類似的提問:「為何偏偏是我呢?」「為甚麼我是無辜受害的那一人?」「難道我不配得神的眷顧?難道我不值得神憐愛?為何祂不顧念我?難道…」一不小心,在人還未察覺時,我們對痛苦的表達很容易漸漸變成對神的指控。我們開始從困難中變得絕望,從絕望裡轉到自憐自怨,甚至要求神現在就要為我做一點事。

我們在向與神訴苦申辯前,能否先問問自己:我們所認識的上帝是怎樣的一位神?我們對神的認識是否只是頭腦上的認知?抑或比內心情感知道的更多?約伯既認識神的主權和憐憫,又深知道沒有人是神的恩典所不能寬恕(伯9:1-20);所以雖然在災難痛苦的哀辯中,他仍舊堅信神與他一直經歷的上帝沒有不同。當人走在苦難中,覺得上帝不公平的時候,能否像約伯一樣,認定神始終是那位「行大事,不可測度;行奇事,不可勝數」(伯9:10)的上帝?因為祂仍舊站在憐憫的那一方,是那等候施恩典的主。

約伯在申辯哀求時,懇切要求神解釋:為何要和他這樣一個忠心的人作對?他只覺得有生不若無生(伯10:2;18-19),感歎沒有一個聽訟的調解員站在他和神中間為自己爭辯。他切望得到一位既認識神、又同情他的人成為橋樑,與神對質。你我知不知道我們確實有這樣的一位調解員?祂就是我們的主—耶穌基督!我們可以直接把自己的實情和苦況告訴神,靠著主耶穌的釘死和復活,祂已經將我們帶進神的同在中(伯9:32-35)。我們確實可以坦然無懼來到主的施恩寶座前,得著主的憐恤,又蒙祂的恩惠,讓主耶穌作我們隨時的幫助(希4:16)。 

我們有否想過在難處中向神申訴哀歎,是我們心靈得到醫治的出路?我們會否像約伯一樣,抓著一個喘息的機會,衡量苦痛過後,開始向神講述自己內心的想法,並與神對辯?人往往在痛苦中需要轉向與神訴辯時,便自然地釋放自己的感情、哀傷和苦惱;神絕不輕看我們的悲傷哀愁,更盼望我們把心中的哭訴坦然向祂傾訴(伯10:1-17)。奇妙的是,每當與神的對話展開,雖然事情仍未得著解決,這種對話卻開始成為屬靈成長和醫治的催化劑,促使我們將目光轉離困局而歸向神;並期待曉得從屬天的角度來理解屬世的事。

回應:無可否認,在苦痛中,我們有時覺得希望似乎遙不可及,甚至跟約伯一樣,無法想像在黑暗籠罩裡能見到曙光;但是我們要謹記,對信主的人來說,我們是有出路。我們的出路就是主耶穌自己和祂的應許,因為祂就是那位主,「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,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」(伯10:12)。朋友,讓我們不要向苦痛與自憐屈服,卻要抓緊主自己—神的話語和祂的應許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