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者慰勉

不作個「差勁的安慰者」(伯15-18章)

當我們與人同行時,曾否掉進這樣的一個陷阱,就是認為那落在苦痛中的人,他們的訴說或申辯都是愚昧、不智的話;就像以利法不喜歡約伯的態度一樣,他認為約伯哀傷是為自己無辜受苦力辯,甚至與神對質都是自負的表現(伯15:1-16)。當我們作為同行者,與人共走哀傷路時務要謹慎,一方面不要忽視或輕看對方表達哀傷之情的重要;另一方面,我們要謹記哀傷是人從絕望轉到希望,並邁向正常生活的一個必經歷程。我們更要避免像約伯的朋友一樣,竟向困苦的人展示判斷的態度、目光和語氣;認為別人只是一味抗拒自己的安慰(伯15:11),向對方嚴苛責備,甚至妄自作出惡人必遭惡報(伯15:17-35)的定斷。

對受苦者而言,苦難本身已經叫人苦不堪言;好像約伯一樣,他有被神和人遺棄的感覺(伯16-17章),而三位朋友的話令他感到更孤單、更痛苦。他知道自己是清白無辜的受害者,犯罪不能解釋他受苦楚的原由。惟他仍然相信神就是那曾賜福給他的耶和華,一定會見證他的無辜,還他清白(伯16:17)。但是他在世上似乎找不到一個瞭解自己的人,因此寧可早死也罷(伯17:16)。幸好約伯哀歎極深,受苦極大,但是他深知道正直的信念不可改變,敬畏神的道路不可偏離。他堅決持守純全的信仰、正直的品德與生活行事方式。

與此同時,當苦痛的境況變得艱難,我們找不著導致困境的原由時,別人提出的各樣見解便不再成為受苦者的安慰。盼望每個同路人在面對別人的困苦時,千萬不要像以利法那樣冷酷;若是如此,我們只是給別人帶來更多的傷害,絕不是幫助。我們不要成為一個「差勁的安慰者」,我們只是向對方提供建議、提出解決方案,或在談論別人的失敗或失誤,卻沒有做到安慰的事。這樣的一個安慰者,縱然想以關顧別人作出發,但是他們對何謂安慰使者真是懂得太少。

我們看見聖經中的約伯何等沮喪,他渴望從朋友中可以得到一點安慰,但是他的朋友比勒達卻只想知道,為甚麼約伯認為他們說話愚眜(伯18章)。為甚麼?答案很簡單,因為約伯的朋友不明白自己在說甚麼。其實在別人身陷苦境之際,我們不應該予以譴責,因為責罵只會叫不幸的人苦上加苦,承擔著從人而來不必要的責備。讓我們謹記:上帝才是終極的審判者。對困苦人來說,我們應該聆聽他們的需要,給予適當的鼓勵、支持、安慰和幫助。

保羅告訴我們,我們給別人安慰,應該源於我們從神那豐富的安慰而來,因為「我們在一切患難中,祂就安慰我們,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。」(林後1:4) 換言之,我們應該留意神在困難中怎樣安慰我們,好讓我們曉得如何安慰我們所愛而在困苦中的人。
反思:面對著困苦的人,我有忽視或輕看對方表達哀傷之情嗎?當別人不肯接受安慰,我有何反應?我是否傾向找別人的錯處、弱點,並加以譴責或曉以大義嗎?

祈禱:主啊,幫助我不要作個「非常差勁的安慰者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