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路人天地: 四種工作態度

AI template

陳鈞陶 2016年8月8日

今年夏天回到香港探親,每天被悶熱的氣溫籠罩著。走到街上,熙來攘往的行人,不管酷熱的氣溫,彷彿都在追趕甚麼似的。與友人聊天,他正是躊躇滿志,盼望儘快轉工,找尋更好的發展。似乎這是香港人的特色,在崇尚物質主義的世界裡,要竭盡所能爬上更高的階梯。

香港人的工作態度

香港人頗為熱愛追捧偶像和名人,廣告媒體時常營造成功人生的消費心態,很多香港人的工作目標,就是要爭取更大的成就,滿足成功帶來的自豪感。我有一個發現:熱愛工作的香港人,退休後都積極發展個人的嗜好,藉此建立更豐盛的人生下半場。從工作退下來,找尋另一種忙忙碌碌的生活,這樣好嗎?或許這沒有對與錯的區別,只是每個人面對生活有不同的抉擇而已。

香港人這種爭取成就的心態,帶來許多不幸的副作用。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助理教授黃蔚澄博士表示:「青少年普遍『信奉』功利主義能帶來喜悅。」激烈的競爭形成心理壓力,青少年因挫折容易走上自殺的不歸路。事實上,忙碌工作的香港人,也有不少患有抑鬱症。

加拿大人的工作態度

加拿大人與香港人的工作態度,截然不同。加拿大人普遍熱愛家庭生活,寧願多留時間在家裡,也不願意加班趕工。工作的最終目標,就是為了家庭,難怪安省省政府定下「家庭日」假期,讓居民能充分享受與家人一起的時間。

為了建立幸福家庭而工作,這是十分正面的想法,卻也有物極必反的個案。有些人的工作態度得過且過,因為他們欠缺工作的熱誠。有些家庭的子女畢業後,甚至停留在父母的庇蔭下,完全沒有找尋工作的意欲;可能就是因為過於享受家庭生活,因而缺乏工作的動力。

日本人的工作態度

我們離開香港後,到了東京,探訪我從前授畫的學生, 他現於新宿從事遊戲機動畫製作。

到達成田機場,已經是晚上八時多。我們乘搭機場巴士往池袋的酒店途中,看見市內的辦公室燈火通明,還有很多人在工作哩!我們疑惑起來,難道日本人都是工作狂嗎?後來我與學生談起這事,他淡淡然道來:「我的工作時間是朝十晚八,但是部門主管從來不會準時下班;下屬豈敢比上司更早放工呢?打工仔普遍十時才離開公司,回到家裡,馬馬虎虎弄一點東西吃,便要睡覺了。」

我聽到他的表白後,不禁有點唏噓。日本人果然是一個十分團結的民族,公司像一個家庭,上級是家長,領導下屬為公司作出貢獻。下屬不可僭越上司的權力,更加不能比上司早放工,甚至有些員工認為愈遲放工愈能表現對公司的忠誠。日本人普遍的工作目標,就是要達成群體的共同理想。

日常生活裡,我常常遇見努力工作的日本人,他們真誠的工作態度是發自內心。這種工作態度本來是無懈可擊;然而,當我在原宿和秋葉原遊覽的時候,察覺不少奇裝異服的宅男、宅女穿梭街上。很明顯,他們要在假日易容變裝來擺脫一體化的束縛。一般的日本打工一族,在群體裡必須充當順服的個體,個人主義被壓抑得無處容身。難怪年青一代要在周末走到原宿和秋葉原等地來鬆鬆氣,其實我也看見不少裝扮妖艷的成年男士招搖過市,說明他們要用另類方式來舒緩內心的壓力。

另一種工作態度

三個地方,三種明顯不同的工作心態,各有利弊。其實,人為甚麼要工作呢?對於大部份人來說,工作是為了維持生計;倘若三餐一宿毫無問題,人還會工作嗎?我想人還是會工作的,因為工作帶來一定的滿足感,也肯定了個人的存在價值。然而,有些人因時際遇,會碰上失業;甚至喪失工作能力。這樣說來,能夠工作並不是必然的事,擁有工作的你,實在是很有福氣。

每當我想到自己也擁有這種福氣的時候,就不再單純為個人成就、不是為家庭的安穩,更不是為所屬群體來工作;而是用感謝的心來做事,把工作看為獻給天父的感恩祭。用這樣的心態做事,讓我有一種滿滿的喜樂。

明白工作是上帝的恩典,盡心盡力做好份內的事情,讓上帝通過你的作為發光發熱,真是一種快樂的工作態度;難怪摩西會這樣結束他的禱告:「願主我們神的榮美歸於我身上。願你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,我們手所作的工,願你堅立。」(詩90:17)